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执行动态
#“决胜执行难战役”进行时#(平江)暖暖的牵挂
——那些执行案件背后的故事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 | 作者:胡艳兰  发布时间:2018-09-13 09:38:25
  有一个案子挂在平江法院执行法官吴呈章心上四年之久了,像一块石头重重地压着。直到前不久,他才终于松了口气,为一心挂念的申请执行人江某有好的安置而欣然落泪。

  空心板突然断裂  江某受伤高度致残

  江某,49岁,农民,四川重庆人。他在平江县某建筑房屋工程中当小工,负责担灰、铲浆,每日获取报酬130元。

  2013年4月10日,一、二楼的空心板均已搁置好,江某在二楼楼顶安装好的空心板施工时,空心板突然断裂,断裂的空心板撞断一楼的预制板,江某从二楼楼顶跌至一楼摔伤。预制板断裂时,他正在拌灰,四块预制板上搁置了十担沙子、五包水泥、二担砂石。

  受伤严重的江某立马被送往湖南省人民医院进行治疗。伤情经湖南省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主要损伤为C7骨折脱位并脊髓损伤(ASIA A级),大小便失禁,双手僵硬,不能对指握物,综合评定为二级伤残。

  事发后,出售建房用预应力混凝土空心板的潘某,向建房者卢某交付了16万余元,卢某将该款项支付了江某的医疗费。

  占床四年无人照料 拖欠医疗费20余万元 

  平江县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判决由被告潘某在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江某因伤造成的损失67万余元。

  潘某在赔付16万余元后再无支付余款,遂其申请强制执行。潘某因无力清还余款,遂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一度陷入了僵局。

  在省人民医院治疗的江某一年后基本康复,但日常活动能力大部分受限,需要长期护理。而江某父母双亡,自己单身一人,唯一的兄弟远在福建,入赘在女方家,根本无法支付昂贵的医疗费,也无法长期给予照顾,只好请了专门的看护人员。

  就这样,高度致残的江某在省人民医院一呆就是四年多,拖欠医疗费用20多万元。

  救助金杯水车薪  多方协调迟迟无果

  一直关注申请执行人近况的吴呈章将这一情况向平江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李明汇报,李明听后,立即决定对江某启动司法救助程序。

  2016年2月3日,江某领到了一笔2万元的司法救助金。

  在这期间,吴呈章也一直在做潘某的工作,要他们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筹集赔偿款。潘某本人很配合法院工作,每年两到三万不等进行赔付,持续了三年。但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无人照看的江某孤单地躺在医院,日夜期盼着这笔案款。

  吴呈章与医院的主管院领导、护士长以及江某兄长等人多次协商江某的安置问题,都不记得自己跑了多少趟医院了,但迟迟没有商量出一个结果。

  “医院这边能不能免掉申请执行人的部分医疗费用?”他神色焦灼。

  护士长胡某为难地说:“我们打了报告,院领导知道这事也很着急,他们还在进一步商讨中。”

  被执行人能力有限,医院那边想让一直占着床位的申请执行人早日出院,可拖欠的20多万元的医疗费怎么办?退一步讲,即使出院了,江某又如何安置……这些问题每天要在吴呈章的脑海里缠绕好几遍。

  各方关爱伸以援手 联系养老院妥善安置

  2018年1月23日,医院突然打来电话,称同意全部免掉江某的医疗费,他高兴得午饭也没有吃,立马赶往医院商量后续事宜。

  “除了免掉费用,我们医院还发动捐款,给他筹集了1万5千元。”护士长胡某也笑得绽开了花。

  “太感谢了!我知道,你们和法院一样一直都在关注这个案子,用自己的方式关心照看江某。真的非常感谢!”峰回路转的结果令吴呈章百感交集。

  被执行人那边,吴呈章趁热打铁做思想工作。找到当地村干部和被执行人的亲属,克服困难、费尽心力筹到了5万元赔偿款。法院这边也立即申请了一笔1.5万元的司法救助金。

  就这样,当法官把8万元送到江某手上时,他红了眼眶,久久说不出话来。

  2018年1月30日,在吴呈章的建议下,省人民医院安排了专人专车护送江某回重庆老家,而重庆那边早已联系好了一家条件不错的养老院。

  “他回家的车票还是我买好的呢!”执行法官吴呈章笑着说,“能有一个好的安置,我也就放心了!”
责任编辑:韩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