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华容)拥抱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 | 作者:廖文  发布时间:2018-06-21 14:52:37
  作为法官,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常常会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与一个陌生的人打交道,而这陌生人每每在这陌生城市的特殊场所里,这个特殊场所就是——监狱。民事诉讼法规定对被监禁的人提起的诉讼由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需要法官到监狱去办理的案件种类繁多五花八门,但最多的是离婚案件。

  立案庭转来原告小张与被告王某离婚纠纷一案,王某在M市监狱服刑。通过与监狱狱政科联系沟通,委托狱政科向王某送达相关诉讼材料,定下开庭日期。开庭前风尘仆仆的奔赴千里之外的M市,第二天早早来到市监狱,监狱还没上班。不久,在广东打工的原告也如约而至,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原告,一个微胖而黝黑的女子,不知是路途疲惫还是内心紧张,她满脸的不安与惶恐,与她寒暄,她像是考试不及格的学生还没有准备好就仓促的面临补考,你问一句,她心不在焉,半天答一句。

  狱政科的警察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一个年轻的警察用对讲机与王某所在监区联系,一个年老的警察将我们带往监区。

  来到监区,和其他监狱一样,门前是神圣威武的哨兵。忽然,厚重的大门打开,出来一个年轻男子,瞬间四五个人围上来,一个穿红衣的年轻女子泪流满面的抱住年轻男子,边呜咽边说:“以后再不能这样,以后一定要遵纪守法,我等得太久了……”原来是有人刑满释放。这时默默跟随我们的小张嘀咕了一句,不知道说什么,仿佛自言自语,不想让人听到。我问她你刚才说什么?小张满脸憋红,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来不及掩饰现场就被大人发现,她羞涩的说“这要是他就好了”。

  换取出入的胸牌,通过安检,走进监区,身着囚服的王某已在开庭地点等候。也许是早就知道了我们的来意,王某表现得颇为平静,但当他看到走在最后的小张时,放在大腿上的手,抓了抓裤子,然后双手在两边裤子拂了拂,好像要把抓皱的裤子拂平。在学识渊博的法官助理和聪明能干的书记员的配合下,庭审有条不紊的进行。

  我们也慢慢深入他俩的世界:王某是邻省人,在广东与小张相识,繁华都市,欢歌笑语,花前月下,相约终身。后王某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1年有期徒刑,小张信守承诺,不离不弃。王某刑满,双方步入婚姻的殿堂。3年后,王某因贩毒被公安机关抓获,毒品案共涉及王某等6人,王某参与2次,该案经M市中院一审,6人先后3次上诉,高院两次裁定发回重审,第三次高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结果,6人中2人被判处死缓,王某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庭审期间,小张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你心里不要怪我,我也是没有办法。”而此时王某总是眼神空洞沉默不语。双方未生育子女,也没有共同财产和债权债务。经过调解,王某同意离婚。这时狱警说:“王某在看守所羁押近5年后送监服刑,如无意外,王某明年可出狱”。小张平静的说:“我知道,我也是为了他好好改造,才等到今天的”。

  庭审完毕,走出门,太阳已亮堂起来,和煦的阳光普照大地。狱警带着王某走在前面,小张跟在后面。突然,小张猛地几步上前,紧紧地抱住王某,眼睛变得湿润,抽泣的问:“你是不是恨我?”王某肩膀耸了耸,嚎啕大哭,答:“我不恨你,这都是我的错。我以前就辜负你了,我一定好好改造。”……两人牢牢相拥。我想,这拥抱饱含深情厚爱,这拥抱饱含信任期待,王某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有人说长生殿上唐明皇与杨贵妃那缠绵婉转的故事是因为爱情;有人说石壕村里那面临差役征兵,安排老翁翻墙逃走,自己坦然应对的老妇是因为爱情;有人说一个诗人与一个才女之间的浪漫与疯狂是因为爱情。也有人说80、90后,不负责任,也就不懂爱情。看了红衣女郎和小张两个年轻女子对自己丈夫的拥抱,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人与人之间从来就不缺少金钱,人与人之间从来就不缺少美酒,人与人之间要彼此信任真诚面对,人与人之间缺少的也许只是一个拥抱。

  开完庭,疾奔火车站,到家已是深夜,两天两晚两千公里的监狱行戛然而止。此行路途遥远,舟车劳顿,此行寝食难安,饥肠辘辘。修复和弥补破裂的各种社会关系是法官的职责,我们不怕辗转南北,不怕漂泊东西,就怕别人不理解,不支持。各种社会关系链接了不同的利益,有时我们付出艰辛和汗水,甚至换来侮辱和诽谤,为此我们常常抱怨。但此行所见的一个拥抱,令我惭愧,令我自责,令我深思。周作人《前门遇马队记》的最后有这样一句话:“可是我决不悔此一行,因为这一回所得的教训与觉悟比所受的侮辱更大。”我东施效颦,蹩脚模仿,改几个字作结尾:可是我决不悔此一行,因为这一回所得的教训与觉悟比所付出的艰辛和汗水更多。
责任编辑:韩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