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华容)花样人生待君开
——游岳阳县相思山有感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 | 作者:危俊洁  发布时间:2018-04-12 10:51:56
  万物复苏,百花盛开,相思山上桃花、梨花、樱花……竞相争艳。我暂脱世俗,忘却堆积如山的案卷,挥别工作中的懊恼,一路向阳,静候花开,看的不是那山那花或那人,而是追寻那份开阔的心境。

  相思山,坐落于岳阳县东北部,古称“巴陵第一峰”,相传是汉高祖刘邦请张良第二次出山的地方。史记赋予相思山隐秘的静态美,而我看到的却是她的那份灵动。绕山行驶已久,同行友人已狂吐,而我还坚挺着,晕乎之际,终达山脚。自由行,紧随人群走,懊恼分明是上山为何是下行之路,思索之际,映入眼帘的是一湾碧水,湖中还有看似轮胎制品的抽象派天鹅,颇显诡异;绕湖半圈,沿着湍急的溪水上行,一路艰难攀行,好在有小溪陪伴,小溪依山而流,溪中岩石被打磨得珠玉圆润。而后跨越一座长达20米的吊桥,钢铁加木质结构使得这座看尽人生百态的吊桥凸显沧桑感,桥上的人呼唤桥下的友人,错落有致,别有一番“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山下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的意境。溪水声愈来愈响,加快脚步,意欲一探究竟,猛抬头即是约十米的瀑布飞流直下,气势磅礴,站在观景台上,俯视“三千尺”的瀑布,水汽缭绕,如人间仙境,水榭右边是一大片花海,雪白的梨花、骄艳的桃花、粉嫩的樱花,地表还有些叫不出名的野花,亦在有限的时间里竞相开出最美的花朵,代表她曾存在过。或是老天的眷顾,微风徐徐,空气里弥漫着花的香气,风吹落了花瓣,亦吹起了我的思绪,吹散了心中的那片阴霾。

  山川载不动太多悲哀,岁月禁不起太长的等待。从纯净的象牙塔到纷争待决的法院,转变如此之大,我们有时无可适从。从前的我们觉得婚姻是为你披上洁白头纱,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后在工作中我们见识到庭审中的夫妻双方相看恨眼,双方家庭吵得不可开交;从前的我们觉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无可厚非,而后我们了解到有些债务人比债权人还嚣张,摆出一副“我就是没钱,你想干嘛干嘛”的姿态;从前我们觉得可怜人需要去关怀去爱护,而后我们知道了可怜人也许有可恨之处……并非是这个世界变得太快,其实他一直如此,只是此前我们还未成为一位标准的“社会人”,从前的我们总是躲在父母的羽翼下,不用触碰外界的风雨,而现在的我们已步入社会成为一个单独的个体。在法院工作的我们,见识了他们的百态人生,迷茫、徘徊过,然而我们必须要融入社会,调整自己的心态,放飞负面情绪,告别昨天的阴霾,迎接明天灿烂。毕竟我们已经完成了学习之旅,已进入人生的历练之途,如同大浪淘沙,弱者被淘汰,强者留下来,只有乘风而上才能像鲤鱼跳龙门一样,一跃冲天。没有人有义务等你成长,世间万物都有一个期限,人生匆匆不过几十秋,错过了,也就永远错过了。

  我们不一样,我们还年少,不谙世事的我们需要积累,需要沉淀,需要奔腾。在此过程中,我们要学会及时摆脱阴霾的情绪,尽享蔚蓝的天空。我们不一样,我们还青涩,社会经验少的我们需要融入,需要感悟,孤芳不自赏;我们不一样,我们还处在奔腾的年纪,不该在奔腾的年纪选择安逸,否则,当你回首过去,除了蹉跎,你还是一无所有!什么样的年纪就该做什么样的事,奔腾如我,相思山上花竞开,为何我们不开出不一样的人生!
责任编辑:韩振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