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湘阴)执行法官给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的一封信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 | 作者:熊凯  发布时间:2018-04-04 10:03:28
  亲爱的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

  在这个春风沉醉的晚上,我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看着柜子里和桌上那堆积如山的案卷,还有从过往到今夕所收到的不计其数的短信,不由得感慨万千,有种想给你俩写封信的念头。

  与你们相伴的岁月里,你们一个含情脉脉,入骨相思,一个满腹苦水、无限惆怅,让我不由地对你们深表同情。申请执行人几年如一日,任沧海横流,不改初心,狂风暴雨、寒天冻地,矢志不移,令人佩服;被执行人虽负恶名,却因家到中落,无力还钱,原来另有隐情,令人唏嘘。然而这一切虽不是因我而起,却与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我不诉说一下,好像你们的故事不够完整。

  申请执行人,多年前,咱俩因你的执行案件有缘认识,造就了不朽的佳话。你是一个通情达理的申请执行人,当初你的案件分到我手上时,为了让被执行人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你对我尊重有加,每天对我嘘寒问暖。我一丝不苟地在数字法院系统中查找被执行人银行存款、股票、证券、车辆登记,去房产局和国土局查房产信息......可当未寻找可供执行财产的时候,你却怀疑是不是被执行人捷足先登,给了我某种好处。你知道吗?当看到你那怀疑的目光,我的心是多么的痛。于是,我将被执行人报送公安,将其列入临控对象。可是她却如石沉大海般了无踪迹。当我告诉你结果后,你却说这只不过是我的虚晃一招,说我和她早已勾结在一起。亲爱的申请执行人,你知道吗?当听到你那如荆棘般的言语时,我已心凉如冰。你兴师问罪,我一脸无奈;你怒发冲冠,我满面堆笑;你大声质问,我耐心解释;你高声谩骂,我柔声规劝。你隔三差五到法院找我质问,催促我继续执行,当我跋山涉水前往被执行人家中,她却早已不知所踪,你问我何时能把你的执行款要回来,我却只能答复时日未知。

  虽然听你抱怨了这么多,但是我并不生气,毕竟咱俩前世无冤,后世无仇,谁让你是申请执行人,而我却是执行法官。请你放心,哪怕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被执行人绳之以法,将你的执行款执行到位。

  被执行人,多年前我俩通过申请执行人的牵线搭桥,开始相识,而从那一刻开始, 你便成为我心里时时牵挂的人儿!也许是我的青葱懵懂,让你看透。“下个星期,我就立马还款”的情话,便成了驻留在我们心底最后的话语。那如杨枝甘露般的甜言蜜语,久久的在我耳边回想着,多少个日日夜夜,我对你的思念如涛涛江水,奔流不息。

  你知道?亲爱的被执行人!自从你走后,我是多么的想你,每天茶不思饭不想,为了找你,我费劲千辛万苦,只为睹你那如西施般的容颜,后悔没有当初没有留一张你的照片,以解我相思之情。四季更迭,多少个寂静的黑夜,我徘徊在你家的门口,可是与我相伴的却只有黑暗和孤独!我只能将我的思念写成文字刊登在报刊上,让你知道有个人时刻惦念着你。在这一年中,为了寻找你,我利用职权,联系公安,通过在网上搜寻你的行踪。而你却像消失了一样,了无音讯,没有半点线索。还记得当初介绍我们俩认识的申请执行人吗?他隔三差五地到我办公室来询问你的状况,还不间断地给我发短信,甚至到法院领导办公室检举我们俩有不正当的关系,让我终日愁眉苦脸。

  还记得你走之前我对你许下的诺言吗?也许你可能会把它当做儿戏,但是它已经铭刻在我的心上,我发誓一定要找到你,如果那天来临,我会带着你去医院体检,送一副为你准备许久的手铐,把你送进冬暖夏凉的房间里,和你倾诉藏在我心里久久的情话。

  亲爱的被执行人,有一个对你朝思暮想的人儿--执行法官,在思念你,在等待着你,连续一天的在外执行让我有些吃不消,我会在我们以前相识的第一个地方--法院执行局接待室等着你。
责任编辑:韩振远